物流公司推柔性复工 “请给我们时间和空间”-赵一曼的英雄事迹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物流公司推柔性复工 “请给我们时间和空间”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7日 00:20:14

物流公司推柔性复工 “请给我们时间和空间”

复工企业盼物流恢复物流企业也有各自辛酸账G7物联网平台&车满满2月16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物流运输状况仍受到疫情较大影响,整车物流流量对比旺季恢复率为22%,作为商贸流通毛细血管的零担物流恢复率则仅为1.1%。

对此,王国清看好这些政策将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会相对减轻物流企业资金负担,促进企业正常运转。”

事实上,无论是送口罩,还是原材料、设备元器件供应,自2月10日全国各地陆续启动复工复产以来,“物流”已成为很多制造业和商贸企业频频提及的关键词。

物流公司推柔性复工 “请给我们时间和空间”

王国清亦表示:“对于钢厂来说,物流最重要的莫过于用作生产的原料能够运进来,生产的产品能够运出去,当前的疫情使得钢企物流受阻,企业运输不畅,包括铁矿石、焦炭等主要原料的厂内库存逐渐趋紧,钢厂产成品库存上升。”

但对物流企业来说,当前立刻复工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货源不够,意味着开工就是干烧钱。

事实上,近日有多家上市公司透露复工因物流受阻导致供应链跟不上的问题。如景兴纸业表示,公司原料收购和物流受到影响,原料库存无法满足全部机台生产所需。受物流影响,工业用纸和生活用纸的销售均暂未能全面恢复。广汇能源称疫情导致公司供应链物流受阻,旗下子公司提质煤干燥设备及三系列入炉筛板因疫情影响不能及时到货。

前述物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物流企业之所以复工难,首先是要考虑风险,员工保护措施是否能做到位。其次是员工返岗隔离需要时间,“我们的一个员工,退了好几回票,还是过不来。”

此外,为减轻疫情影响,当前各地已纷纷出台贴息、减税、免租、补助等一系列支持政策,坚定中小企业信心,帮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

但眼下,他直言:“我的车不能在路上拉着空气跑啊,谁动谁的钱就像水一样流出去。”

他同时提到,“房租的事情,房东也是企业,我们也得替别人着想,不说免租,但希望能缓一口气,等企业恢复过来再还。还有银行的贷款,对于当前确实资金困难的企业,希望能够给予展期,别放进黑名单里。”

这位物流公司老板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期待:首先是希望疫情尽快得到控制,“现在大家都在尽力熬住,但不能拖久,拖久了就怕制造业转移。”

在他看来,事实上这些年物流行业本身就已供给严重过剩,“大家同质化到,只有依靠价格战才能生存,这多痛苦”,而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虽然打乱了企业的经营计划,甚至连生存都面临危机,“但是我们认为这并不完全是坏事,起码我们思考明白了要做什么样的企业,重新思考了我们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怎么打造柔性组织体系和团队,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次疫情争取更多的机会。”

更纠结的是,虽然当前制造业正在陆续复工生产,但是市场需求仍然很难支撑其全面启动。“我们主要是为生产制造业、贸易业,也就是B端的客户服务。现在这个情况,整个无锡的货都给我们,也不能支持正常运营。”他说道。

他告诉记者,即使不复工,物流企业要承担的房租、人工等成本也相当庞大。“房租一年就是好几千万元,让房东给你减租,其实房东他也不容易。虽然营业网点是加盟形式的,但分拨中心的1000多人都需要我们发工资。”

“现在不知道业务会倒退多少,现金流损失我们大概是千万元级别的。这几天光接投资人电话接得我头大,每个投资人每天都会打两三个电话。”他坦言,自己前段日子每天都在焦虑,但是“焦虑地多了,思考透彻了,就想明白了、淡定了。”

“我们也难受得不行”,前述物流企业负责人颇为无奈地表示,在目前这个时间点上,只能先保证自己能够熬过去,“我们选择控制节奏、见缝插针地恢复运营。”

据了解,面对当前困境,这家物流企业亦已积极展开自救,主要从几方面着手,一是在房租开支上,尽量和房东商议能否部分减免。同时为无法上班的员工发放基本生活保障,“比如说上海市最低工资是2400多元,我们就发这个钱,上千号人其实也不少,大家一起先共渡难关,复工之后再恢复正常。”

“我们初八就开始着手,做好了全面复工的动员,但现在的情况是,复工的申请审批不下来,还有员工返岗隔离的问题。我们的体系太大了,几千个网点,现在只能局部地一点点去启动,能满足就尽量满足客户需求。”近日,一家供应链物流企业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柔性灵活展开自救希望各方给予更多时间空间近日,西贝餐饮集团董事长贾国龙关于“账上现金撑不过三个月”的发声得到了广泛关注。对此,前述物流企业负责人忍不住“吐槽”,资金面上不错的企业才敢出来“哭穷”,现金流有底气至少撑三个月。

“活下去。”他在微信朋友圈里为自己和其他企业家打气。他对战胜当前这场疫情防控战以及中国经济走势充满信心,“疫情肯定会很快过去,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们、商人们要充满希望。”

原因很简单,作为中国制造的动脉系统,从采购、生产再到销售,物流贯穿企业活动的始终和各个产业链上下游。“只有物流顺畅,才能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行。之前因疫情防控措施影响各区域间人员流动,进而影响物流运作,使得企业生产因原材料供应、劳动力不足等受到冲击。随着物流业逐渐复工,这样的困境将趋于改善,企业生产运营逐步走上正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之前,这位物流公司老板正在协调司机从东莞跋涉千里,为华为运送一批口罩到武汉。

复工的企业翘首盼物流早日恢复,但物流企业对复工也有自己不能不算的辛酸账。

据了解,这家行业排名前列的物流企业,在此前业务正常运转情况下,共为10万多家生产制造和商贸业客户提供供应链服务。“去年我们光医药药品、医疗设备的运输量,就有8000多吨。”

“平常大家看不出来,但有情况出现的时候,你的应急处理能力、调动能力就显示出来了。比如说给华为送口罩,这次我们服务好了,说不定华为就能直接成为我们的客户。”他笑言。

因此,这位物流企业老板告诉记者,他的公司目前主要采取根据市场和客户需求逐步复工的形式,“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柔性、灵活,随时控制成本,控制开张的宽度和速度,先让自己活下来再说。”

此前,为解决因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交通运输和物流服务的实际困难,保证生产企业供应链服务资源稳定,中国集装箱协会向各方推荐了一批可提供国际运输与物流服务的企业,这家物流公司是其中之一。

此外,即便是在物流企业不挣钱的前提下,很多企业也很难承受目前的物流成本。“给华为送口罩,1400公里往返的费用,14天的人员隔离费用。华为能出得起这个钱,可其他企业怎么出得起呢?”

“当其他人都在家抗‘疫’的时候,我们是在家干活,梳理我们的现金流,梳理整个组织和资产配置,想办法让自己变成一个柔性灵活的组织架构,可大可小适应大环境。”该物流企业老板说。

兰格钢铁网调研数据显示,当前钢厂原料可用库存天数明显减少,生产主料可用天数从15天-20天缩短到10天以内,辅料供应减少的现象凸显。同时,截至2月7日,兰格钢铁网统计的29个重点城市社会库存为1508.5万吨,较节前增加409.6万吨,增幅37.3%,年同比增长53.0%。